上一則

屋主郭老師的家~將生活細節一一收納的河景宅居

下一則

多元機能 視覺寬闊 輕鬆享樂宅 合理裝修 換屋也幸福

與室內設計師一同打造鍾愛的家
賞味空間無限期

撰稿 / 黃煇雲         圖片提供 / 王本楷室內裝修工程有限公司


對談中,王本楷不經意流露出心中的小秘密:「剛拿到證照開始幫屋主設計的時候,都會想要營造出最具當代風格的空間,等到幾年後再回頭看, 總覺得好像缺少一點靈魂,思索之後才發現,這樣的空間缺乏感情、少了人味,其實我們應該是要做出屋主的作品才對。」




 

攝影師進入玄關,迎面而來的兩幅油畫,潑灑着湛藍的海、奶白色的海灘、還有用星點、簡單線條會意的帆, 我們的神魂已經被這幅畫攝入「藍色的世界」。

玄關右邊掛著南海的海域圖,右邊鞋櫃上藍白相間的水波條紋已經透露主人的「最愛」。







    (蘇純嬅 / 攝)






 

湛藍靜謐的生命之母
 

「哇!」的讚嘆聲道出我們的羨慕,卻是李老師夫婦招待客人最常聽到的聲音。
 

回憶2年前,李老師夫婦來到了南港車站附近的建案現場,一進工地,就油然升起熟悉感,想起當年在飛彈快艇服役的時光。

(蘇純嬅 / 攝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蘇純嬅 / 攝)






「這個空間就像一艘船,從中間進船艙,左轉進入公領域(客餐廳)、右轉進入私領域(主、客臥)。前後露台很像船上的舺舨。」李老師揚起嘴角的笑容說著。


 






我想像着他們每天回到這個「船屋」,得到喜樂、倦容盡散的樣子。
 

李老師是海官畢業,曾經在飛彈快艇擔任艇長,軍官退伍後,目前在海洋學院任教。
 

李太太也在公立高職當老師,是一對可愛的夫妻。他們經過6年的尋覓,看過無數的新、舊宅邸,才在兩年前找到這個令人羨豔的宅居。
 

用這麼長的時光來找房子,可以想見他們對生活品質的期待。


 

「畢竟這不是一般商品,何況可能自己下半輩子都要住在這裡,怎麼可以隨便?」李太太是個仔細的人,她的職業,也讓我們這些來客相信她是個懂得尊重自己、也尊重別人的人。
 

她拿出一大盤甜滋滋的水果和北亞進口的「香蕉牛奶」來招待我們這些陌生的訪客。


(蘇純嬅 / 攝)


(蘇純嬅 / 攝)





 

穿越玄關,藍白相間的水紋天花板映入眼簾,純白的沙發嵌入深藍的椅墊,點綴着4支實木支架的仿岩噴漆電視牆,如果有人告訴我這是希臘的Mykonos島,我根本不想否認。





沒有讓他們失望,我們真的是從頭「哇!」到尾。




 

獨立判斷     不迷信名牌設計師
 

連連的驚喜還在後頭,設計師在大樑下,做了一座頂天立地的展示櫃, 分隔出客、餐廳,完全不犧牲高度、空間,消解了大樑對人的壓力。



(蘇純嬅 / 攝)





懸掛在展示櫃邊的船舷燈,走進餐廳,有一種走出艦橋的錯覺。

(蘇純嬅 / 攝)





錯落在吧台櫃面的水藍馬賽克、吧檯櫃面下安裝了一組可愛的小舷窗, 舷窗裡展示了李老師夫婦的個性化公仔,陳列了他們的幸福時光。

(蘇純嬅 / 攝)


(蘇純嬅 / 攝)




 

「找到了本楷,其實是因緣際會, 一開始本來先找了兩個設計師,總是騷不到癢處。」禁不住追問,師母才繼續說。
 

「第一個是媒體上赫赫有名的設計師,約好了要丈量卻沒來,想想打電話取消,竟然說我們『違約』,還追討了2000 元!」更讓他們不能接受的是,對方強調他們手邊同時有好幾場工作,不可能親自監工,只能讓師傅天天拍照,用e-mail 回報施工狀況。
 

「第二個設計師,討論的過程只是一直說『沒問題』!感覺上缺乏互動,實在不放心。」師母說。
 

長年擔任教職,他們對人性的觀察,幫助他們篩選掉不好的合作對象。
 

講到王設計師,「後來在網路上找到本楷,剛開始就告訴我們說: 『過程最長可能會要半年的時間來溝通喔!』,一開始還想:怎麼要這麼久!」師母模仿自己當時的驚訝繼續說,「後來想想,跟我們要求完美的目標是一致的。」才轉念想到「這樣才對!」

(蘇純嬅 / 攝)




 

我們坐在餐廳閒聊,眼睛卻忙碌着,李老師也介紹着一艘艘的船隻模型,我們卻忍不住看著大露臺,想像著自己在假日午後慵懶的坐在野餐桌邊的長凳上,享受台北人難得的閒散,心裡面又「哇!」了一聲。

(蘇純嬅 / 攝)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蘇純嬅 / 攝)




 

設計過程鉅細靡遺
 

「王設計師的服務過程,有沒有讓你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?」我心不在焉,制式的發問道。


「那個時候,本楷知道我們想要把這裡塑造成一艘船的感覺,他提出到舊家的要求,想要看看我們的收藏。」師母回憶說。

(蘇純嬅 / 攝)


(蘇純嬅 / 攝)


(蘇純嬅 / 攝)
 

用幾十年的收藏來點綴自己的房子,這不是每個愛家的人都曾經有過的夢想嗎?師母拿出準備已久的資料與王本楷討論如何設計這個新家。


(蘇純嬅 / 攝)


(蘇純嬅 / 攝)


(蘇純嬅 / 攝)




 

「我發現李太太很用功,到最後連比例尺都會用了,覺得自己在態度上絕對不能輸給她,所以當然要使出渾身解數來設計這間房子。」王本楷說。顯然雙方不知不覺已進入了良性循環,最大的受益者是誰可想而知。
 

為了這個家,雙方的溝通已經相當深入,而不是一個單純的「設計商品」的採購行為,這樣的做法是需要設計家的理想,絕對不是「業務導向」的設計師能做到的。
 

走進浴室,進門的景象是一大片沙灘似的牆,星點的貝殼棋布的「躺」在浴室牆的立面上,心,又被融化了一次,大理石浴缸旁,用玻璃與外界隔絕,那種紓解壓力的感受又突然漫進我腦中的畫面。


(蘇純嬅 / 攝)





這根本是囂張的炫耀頂樓的特權, 心中的羨慕幾乎破表,這不就是溫泉飯店、民宿的佈置嗎?不!這是王本楷幫李老師設計的家。
 

「已經兩年了,我們幾次出去住民宿,都特別想家,因為..。」我沒有聽完,因為我知道他們說得跟我想的一樣。
 

我想到還有「私領域」主、客臥還沒有參觀,就央求李老師帶著我們去看,往臥室的途中又經過了客廳,李老師若有所思的指著那組沙發,告訴我們,那是從舊家搬來的,是設計師把本來很俗氣的老式原木亮面的沙發,噴成純白,再去傢俱行剪了深藍的布做成沙發墊配置而成,椅腳旁的藍色鉚釘也被純白的漆襯托得更亮眼,「本楷還請工人幫我把鉚釘拆下噴成藍色才裝回去,工很細、很漂亮。」李老師略蹲身軀,指著鉚釘說。









 

滿心感動的裝修經驗
 

沿著廊道進入臥室,看到書架與雙層採光鋁窗渾然天成的彼此緊靠着,原來是為了防止頂樓的暑氣,設計師在書架背後填充隔熱棉,也因此而多加了一層鋁窗。
 

「其實最有效果的就是全熱式交換機,只要有了對流,就可以完全排出空氣,還可以增加冷氣的效能,反而省電。」師母笑着說。

(蘇純嬅 / 攝)


(蘇純嬅 / 攝)




 

邊走邊聊的過程,我們突然看到了後陽台的鳥屋,是設計師主動安裝在後陽台的圍牆上,「我們會買鳥食餵食路過的鳥,早上起床還可以聽到小鳥叫聲。」小鳥感謝主人的慷慨,當然會用悅耳的聲音回報,設計師的一點巧思,讓李老師夫婦享受了極少數的台北人才有的生活情趣,沒有期限。
 

沒有制式的空間風格、沒有商業合作的影子,在這裡我們看到的不是屋主與設計師的「搭配」,談到合作的過程,就像是一個有著共同目標的團隊。
 

屋主與設計師都不否認那是一段辛苦卻充實的過往,回憶整個過程卻充滿歡笑,我們看到設計師與屋主融洽歡談的景象,這不是所有人都嚮往的裝修經驗嗎? 


            (蘇純嬅 / 攝)


(蘇純嬅 / 攝)
 


(蘇純嬅 / 攝)
 

熱門開箱文 Hot Unboxing